2013年中秋節,汪冬根和兒子汪金亮爬上了江西省萬載縣縣長陳虹老家對面的房子,拍下了多人去縣長家送禮的視頻和照片。不料,拍完視頻十幾天之後,汪冬根和汪金亮被萬載縣警方帶走。被抓8個月後,萬載縣公安局出具了起訴意見書,將案件移交到檢察院審查起訴。在起訴意見書中,汪金亮和汪冬根均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對此,汪冬根的家人稱是遭到了打擊報複。(6月20日人民網)
  收禮被偷拍,不待查清收禮事實,先直接處理偷拍者,並迅速定罪做出起訴判決,難免不讓人引起遐想。筆者認為,萬載縣在處理這件事上實在是“欠考慮”,也是疑點重重。萬載縣在送禮、收禮事實清楚,而禮品分量、用途不清的情況下,急於處理偷拍者實在是有失公允。這樣的決定透著蹊蹺,更像在掩蓋什麼。
  貌似被汪東根“盯上”的人都沒有什麼好下場,村民汪某林被“盯上”,被撤銷保外就醫,重新羈押;萬載縣康樂鎮黨委書記盧某被“盯上”,導致盧某提拔未果;這次縣長陳虹被“盯上”,難道是吸取了汪某林和盧書記的“教訓”,先下手為�
  偷拍十八天后被抓,警方“一眼”認定汪氏父子是帶有敲詐勒索性質的黑社會團夥頭目,萬載縣公安真是“火眼金睛”。黑社會團夥的認定標準公安部門比任何人都清楚,是“硬靠”罪名或是事實清楚只有萬載警方知道。縣長陳虹如果“身心清白”,王氏父子怎麼去敲詐、脅迫?而汪氏父子為何在偷拍事件後才“變身黑社會”被捕?真是巧爹遇見巧娘——湊巧了。黑社會組織不是一兩天能形成的,黑社會組織罪也不是單純的個案就能定罪。究竟汪氏父子是不是黑社會組織,只能是萬載警方“說了算”。到底是公安為虎作倀,還是為民除害,除了萬載“高層”和當事人,別人就不清楚了。
  縣長陳虹被拍了21段收禮視頻,而每段視頻都有現場辨認的配音,車牌、送禮人相貌、禮品數量……報道中還列舉了一些送禮車及當時辨認送禮人的信息,禮品更是富含高檔煙酒、現金、禮盒……而陳虹則回應給他送禮的是他的外甥和侄子。讓我們不由的想到,陳縣的“外甥和侄子”是真多,而且能耐還都真了不得,鎮領導、職能局領導、部門領導、富商,各種職業是應有盡有啊。紀檢部門的回應則是含含糊糊,一路的推脫。為啥查“惡勢力”那麼“穩、準、狠”,查縣長就顯得那麼“扭捏”和“羞澀”呢?
  查汪氏父子是不是黑社會勢力與陳虹縣長是否違規收禮是兩個部門的事情。萬載縣公安八個月就把父子黑惡勢力的案子,從立案、偵查取證、破案、逮捕、直至移送起訴,可謂是神速。而宜春市紀檢部門卻沒有任何的回應與反應。是紀檢部門不作為,還是公安部門“業務”熟練?萬載縣公安的積極和宜春市紀檢的消極,不僅讓人懷疑執法部門是“對事不對人”還是“對人不對事”?亦或是另有“貓膩”。
  到底是敲詐勒索的“民脅官”還是官官相護的“官黑民”,有待相關部門去細查、深究。縣長是否違規收禮必須儘快查清通報,汪氏父子是被“扣黑”還是真“黑”更須細查,不冤枉一個好人,更不能放過一個壞人。莫讓法律只在民前立威,卻官前失效,要公平、公正、公開,更要彰顯法律的權威和反腐的決心,不護官不冤民。
  文/鄭傳超  (原標題:莫把“民脅官”當成“官黑民”理由)
創作者介紹

1205

wgif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